深切怀念刘焱先生

□徐悦

    期次:第1399期   




  与刘焱先生的交往始于2014年。是年末,为纪念平津战役暨天津解放66周年,刘先生应邀赴平津战役纪念馆参观并接受访问,我作为校史研究室工作人员陪同前往。正是此次随行,使我有机会聆听先生讲述了一个馆藏记事本背后的故事,才得以知晓先生在历史学院教授、周恩来研究专家之外的另一重身份——解放前任中共南开大学地下党总支书记。
  刘焱先生于1926年出生在云南省楚雄市,1946年参加中共领导的民主青年同盟,1947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8月,在党的指示下,由中法大学报考南开大学插班生,录取后进入文学院哲学教育系学习,并于当年10月起担任中共南开大学“南系”地下党支部书记,与沙小泉担任书记的“北系”党支部协调配合,开展工作。1948年11月,根据中央指示,天津各系统地下党组织合并,以加强统一领导,迎接解放。按照上级决定,南开大学南、北系地下党组织合并,成立中共南开大学总支委员会,任命刘焱为总支书记,直至1949年7月他离开学校到市里任职。新中国成立后,刘焱先生历任天津市学联主席、华北学联副主席、中共天津市青委常委、市委国际活动指导委员。被平津战役纪念馆珍藏的这个记事本,就是他担任南开大学地下党总支书记期间随带身侧的工作记录本。
  至今仍清晰记得刘先生在摆放记事本的展柜前给大家讲述往事的情景,他那严肃的神情、平稳的语调,仿佛将我们重又带回当年地下斗争的岁月。先生告诉我们,天津解放前,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和统一部署下,南开大学地下党在建设地下交通站、开展上层统战工作、搜集天津军事情报、保护校舍校产等方面,做了大量艰苦而富有成效的工作。这个记事本上记有南开大学地下交通站护送革命师生和民主人士到解放区去的联络暗语;天津解放时在校中共党员和“民青”成员组织系统名单表;南开地下党总支在全国解放前秘密召开的十几次会议纪要;1949年3月他参加全国第十四次学生代表大会时,到会来宾叶剑英、罗荣桓、许德珩、李济深、李德全、郭沫若、马叙伦7人的亲笔签名。无疑,这个小小的记事本是我们了解天津解放前后,中共南开大学地下党组织及其活动的一份重要历史资料。回来后,我把刘焱先生的故事讲给研究室同事听,大家惊叹之余对先生肃然起敬。我将访问资料整理成文,题为《一个珍贵的南开地下党记事本》,先生阅后,甚感高兴。
  之后,为深入了解中共南开大学地下党组织的详细情况,校史研究室安排专人多次上门拜访刘先生,先生总是不厌其烦,热情接待。他给我们讲述参加革命的历程,讲南开地下党组织在斗争中的发展壮大,讲党领导下学生运动的开展,也讲地下党员们随时可能面临的危险和不能缺少的气节教育。因早年参加地下斗争工作要求,刘先生锻炼出了很强的记忆力,且由于后来从事历史研究的专业素养,先生很重视存史,并养成了存史的习惯。正因如此,先生在为我们讲述南开往事的同时,还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宝贵资料。
  在与我们谈校史的过程中,刘先生产生了编纂解放战争时期南开大学学运史料的想法。2015年4月3日,先生将我们叫到家中,语重心长地说道:“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南开革命师生在上级党的领导下,发扬光荣的爱国传统,舍身忘我地在第二条战线进行战斗,为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中国贡献了一份力量。这是南开校史中的光辉一页,应该如实地记录下来,我觉得我有责任完成这项工作。”彼时,刘先生已是89岁高龄。
  加强南开大学党组织发展史研究是校史研究室的一项重点工作,也是学校党委多次嘱托的任务,而且刘先生无疑是主持这项工作的最佳人选。经报主管领导,要求我们全力配合刘焱先生完成此项工作,并将研究成果纳入校史研究丛书由党委专项资助出版。先生知悉后,深感欣慰。
  史料汇编是个浩繁工程,从项目启动到最终付梓,这部书稿编纂时间长达4年。其间,从拟定大纲到确定入选资料范围,从文章编目到文稿审核,每个环节,刘先生都亲自上手,严格把关。为减轻先生的负担,校史研究室主动承担了入选资料的搜集整理和电子录入工作,并安排学生助管、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孙元专门协助先生处理文稿编纂过程中的相关事宜。四年寒暑,五易其稿,至终稿在2019年送交出版社时,先生审读的稿件已累积了厚厚的好几摞。
  书成,定名《解放战争时期南开大学学运纵览》。这部凝结了刘先生无数心血的作品,是诚意之作、责任之作、使命之作。先生在前言中写道:“谨以此书向五四爱国运动和南开大学建校100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和天津解放70周年这四个盛大节日献礼。”犹记得先生看到书稿的那一刻,发自内心的微笑。
  近几年,由于身体原因,刘先生已鲜少外出活动,凡有问题需要讨论,就召集我们到家中开短小会议,也因此能时常听到先生教诲,自觉受益匪浅。先生常说,做人应光明磊落、坦诚正直,治史应严谨求实、敢讲真话。先生已逝,但言犹在耳。谨以此文向先生致以深切的怀念和诚挚的敬意。